欢迎您来到锦江区康氏布艺经营部官网

当前位置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 古典家具的鉴赏!

古典家具的鉴赏!

发布日期:2019-05-04 09:07 来源:锦江区康氏布艺经营部 浏览:

1921年,第一本有关中国家具的图录在法国出版,书名《中国家具》,翌年,英文版出版。该书收录家具59件,几乎全是漆家具,尤其是宫廷风格的大漆家具最为突出。至今,这些家具大半不知所踪,令人望纸兴叹。2013年,故宫出版社将此书翻译再版,更名为《法国旧藏中国家具实例》,笔者参与该书的出版工作,每每翻检,赞叹不已。我们极力维持原版书在文字、图片、设计方面的风貌,并未加入诠释文字,为不得已的遗憾。现借《古典工艺家具》一隅,选择部分书中精彩家具,阐述一些认识,也是抛砖之作,但期知者耐心指教,得有更深刻的认知,更期能获悉有更多这些家具现状的消息。文字累赘,自本期始,数期连续刊登,谨告读者。

 

图1-1 黑漆螺钿乘槎图柜图1-1 黑漆螺钿乘槎图柜

(一) 黑漆螺钿乘槎图柜(图1-1)

清康熙,高205.7厘米,宽119.7厘米,深57.5厘米

此柜阔逾1米,体量甚大。柜通体方材,上有外膨柜顶,硬挤门,门上木轴上端纳入柜顶,下端纳入有臼窝的横枨,柜门下有闷仓,再承以壸门牙板,这是典型的圆角柜结体,但处处见方的做法,已属圆角柜的变体。柜装饰极奢,通体髹黑漆,嵌薄螺钿,柜顶、腿足、横枨和牙板饰以梅、竹、桂、菊等各色折枝花卉,工细纤巧。柜门攒框平镶门心,髹漆后得以形成平整画面,两扇柜门合为一副通景画,乃是元明清以来常见的《乘槎图》(图1-2),反映传说中的古人承槎入天河事:远处云雾缥缈,古木丛簧间一处仙宫,山石秀丽,仙鹤引项,平台上搁置石墩,仙女或坐或立,两旁有侍女持伞侍立,平台周匝有仕女各持宝物做进献状。

 

图1-2 黑漆螺钿乘槎图柜门(局部)图1-2 黑漆螺钿乘槎图柜门(局部)

云雾中河水倾泻而下,水势蜿蜒,由远至近,自山间流出,有一长须老者,乘枯槎漂流(图1-3),旁边山腰处平台高筑,上有一僧为乘槎者吸引,欠身观看,身后古刹半藏山间。画面近处河流趋于平缓,岸畔杨柳依依,两老者指指点点,概是在谈论那顺流而下的乘槎老者。

 

图1-3 乘槎漂流的老者(柜门局部)图1-3 乘槎漂流的老者(柜门局部)

画面左侧有题诗:“渺渺浑无际,孤查(槎)逆上流。涛翻千丈雪,波隐万里洲。已自邻天阙,宁知逼玉楼。回途轻借问,方识犯牵牛。”钤朱文印“鲁斋”。书法神采飞扬,风格近董其昌。“鲁斋”者,或即康熙时人滑彬(字鲁斋),曾为河南县令(关于滑彬与此柜的考证,另有专文,不再赘述)。

康熙时期是漆家具制作的重要时期,这时的宫廷家具或官作家具,结构上承明式简朴风格,但装饰趋于华丽,所见多以折枝花卉、缠枝花等装饰结构部件,平面诸如柜门、屏心等处多以精美花鸟或山水图案装饰,这一风格一致延续到乾隆早期。此柜体现的正是当时的家具风貌,螺钿工艺繁杂,树木、建筑、人物多镶嵌而成,山石则多洒螺钿而成,虽然是单色图版,已然令人惊心动魄,原物之精彩,使人神往。这里可举一例传世的黑漆嵌螺钿山水人物图盒为参考(图1-4)可以一窥这种螺钿工艺。

 

图1-4 黑漆嵌螺钿山水人物图盒(顶部)

这件柜子既不像进贡物品,亦不像普通的外贸家具,何以流落国外,也许还有更多缘由,可惜不知现在身在何处。

历来所见薄螺钿立柜,不论实物还是影像,鲜有能及此柜图案之精美,立意之高远者,更不要谈它极高的研究价值了。

 

图2-1 木嵌螺钿花卉纹方角柜图2-1 木嵌螺钿花卉纹方角柜

(二) 木嵌螺钿花卉纹方角柜(图2-1)

明晚期,高193.7厘米,宽99.7厘米,深61.6厘米

笔者所知,此种方角柜类似者最少有四例,除此件外,王世襄先生《明式家具的装饰》中选有一件作为嵌螺钿实例,并注明为黄花梨木嵌螺钿而成,花纹的边缘皆嵌单根铜丝作界。另两件为一对,现为法国漆家具藏家罗汉先生(Laurent Colson)收藏(图2-2),该对柜子表面薄擦黑漆,木质莫辩,镶嵌手法与王世襄先生所述如出一辙,且知柜门为数板拼成,并由银锭榫连接,是一种较为少见的做法。罗汉先生曾对该对柜子做过碳十四检测,确认为明代晚期制品。

延伸阅读:如何鉴赏红木家具上的铜活儿

 

图2-2 Laurent Colson所藏方角柜(局部)图2-2 Laurent Colson所藏方角柜(局部)

此柜柜门与柜顶之间尚有一定空间,填以矩形结构,以横竖枨分为三段,平镶绦环板,有学者曾将这一构件名之“横楣”,然就位置和造型看,更接近古建内檐的“横披”,以此名之也更为确切。横披在传世家具中偶有得见,推测其或一种柜体演变过程中的节点,其根源应是对古代建筑的模仿,宋画中有较早期的橱柜影像,如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刘松年《唐五学士图》绘一盝顶书橱(图2-3),此橱柜小开门,四周镶素绦环板,则其两旁绦环板后来演变为余塞板,下方绦环板演变为闷仓,上端绦环板演变为横披。横披结构取放物品并不方便,故后来逐渐舍去。若是硬木,可补柜门用料之不足,但漆家具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。另有横披处做成抽屉者,又是一种变化。

 

图2-3 刘松年《唐五学士图》(局部)图2-3 刘松年《唐五学士图》(局部)

方角柜的枨子和腿足上都以螺钿嵌成源于球路纹的锦纹,闷仓以竖枨界为三段,平镶板心。柜门六抹,也是少见。柜门、绦环板及牙板处以螺钿嵌成折枝花卉,花枝自中间生出,分数茎,枝干遒劲,花头丰硕,类莲花,形象与清代流行的缠枝莲不同。此柜牙板的牙头宽阔,也与后来修长的刀牙板不同。此柜虽然以螺钿装饰,但结构简单,风格质朴,图案略拙,具明代晚期家具特征。合页稍显简陋,不知是否原物,面叶上的环形拉手是明或清早期家具常见做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