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锦江区康氏布艺经营部官网

当前位置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 明式四出头官帽椅的经典细节!

明式四出头官帽椅的经典细节!

发布日期:2019-05-02 05:07 来源:锦江区康氏布艺经营部 浏览:

四出头官帽椅是最原始的一种椅具形式,因其搭脑和扶手都探出头,造型像古代官员的帽子而得名。看似简简单单的椅子,实则名堂不少。其中一些小的细节即使是一些制作经验丰富的企业都未必曾经留意,而恰恰就是这些小细节,成就了明式四出头官帽椅的经典;而这些细节若是没有做好,则只能成为败笔之作。

 

一、聚焦“最佳比例”

四出头官帽椅的“头”,是椅子最有特色的地方。想要显得协调、自然不是这么简单,看看下面的几个“最佳比例”,也许就是一个微小的变动,就会改变其所呈现出的文化和意蕴。

最佳比例之搭脑和扶手: 搭脑的出头,宁短勿长,一定要比扶手的出头略短约一厘米。

 

最佳比例之搭脑与靠背板: 搭脑出头部分的长度,应是后背板上半部分宽度的1/2左右,如果达到或超过3/4,就会显得夸张,我叫它“跑气”,“气”无法从搭脑贯到椅腿,也就无法展现江南文人赋予椅子独有的含蓄、婉约气质。

 

最佳比例之靠背板: 四出头官帽椅的背板一般有“S”弯靠背板和三段式靠背板,“S”弯的靠背板,要符合人体比例,与人的脊椎比例接近,形成完美的弧线;而三段式靠背板的设计,从上至下应该依照中、长、短的比例,就好比一个人,上半部分是脸部,中间部分是身子,下半部分是短裙,裙摆和脸部都不能太大,太大同样会失了精神气。

 

 “S”弯的靠背板,要符合人体比例,与人的脊椎比例接近

二、有流动感的“潮脊线”

四出头官帽椅的另一亮点,是搭脑与靠背板之间结合处的线条要呈现一种碰撞的动感,让人能够感觉到一种优美的曲线与律动感。如果细细品味,每个人都能从家具中进入另一种境界。

 

 “潮脊线”呈现一种碰撞的动感

三、从上到下都有“奓”

“奓”的字面意思,就是打开、张开,建筑上也叫侧脚。在四出头官帽椅上,细心的人会发现,它的四条腿并不垂直。在制作家具时,很多师傅都知道,要展现椅子的舒展、稳定,就不能让椅子下端的四条腿保持垂直,而应该略有一些张弛之感,因此,椅座下面的腿都应向外张弛。需要注意的是,不仅四条腿的下端部分要有奓,后腿的上端部分同样要有,整体自下而上,逐渐向里收,这样就显得更加协调,更加舒展。

 

 四条腿不应与座面保持垂直,而是应该略有张弛之感

“四出头”的设计初衷是为了稳固榫卯

四出头官帽椅的结构非常合理,从木材的结构角度看,椅子的扶手和前腿,搭脑和后腿这些交接点,要做到坚固、明朗,其简单易行的榫卯,就是直榫和透榫。

明中期以前,并没有引进硬木,榫卯也并不发达,从唐代的壁画、宋代的高僧坐具以及帝王像的坐具等历史遗物中都可以发现,家具制作大量采用了简单易行的直榫。唐宋大部分椅具都为四出头,在搭脑和扶手处横竖材交接的部位,开榫部分以外,如果齐头,榫卯会不坚固,留出头,就不容易劈裂,这也就形成了四出头官帽椅最初的形态。

 

 “四出头”的设计,最初是为了稳固搭脑与扶手处横竖材交接部位的榫卯

就像四出头官帽椅扶手上的“鳝鱼头”,以及搭脑两边探出的头,最初都是为了榫卯的坚固,而并非一种造型设计,它是在榫卯和结构的基础上,才逐渐演化出更多造型设计的。这也是我对四出头官帽椅最根本的理解。

“高翘”设计与明式家具的婉约风格相悖

四出头官帽椅,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文化和造型的体现,从高僧的画像及博物馆的藏品中便能寻得一些迹象。唐代的四出头高高翘起,五代时仍保持这种形态。两宋期间,由于少数民族和汉族之间的战争时有发生,使得社会祈求安定的意识格外强烈,宋时的家具开始崇尚刚硬、挺直的造型风格,这个时候的四出头官帽椅,搭脑也多为平直的造型。而到南宋时期,受江南文化的影响,其冷峻的风格逐渐变得柔和。尤其到了元代,受草原民族文化的影响,人们的审美观更倾向于圆浑、奔放的风格。

延伸阅读:经典解读:明式家具之四出头官帽椅

 

明朝时,儒家推崇的禅宗、王阳明的心学在明朝成为主流哲学思想,并引爆了明朝后期思想解放的大潮流,这些使得传统礼学中增添了自在、舒适、简约的理念。器以载道,明以前直硬、曲折、奔放的家具风格随之发生了变化。

但是,到了21世纪初时,甚至是现在,仍然还有一些家具厂在制作明式四出头官帽椅时,以高翘作为卖点,认为四出头大、用料丰厚,就显得气派、富贵,尤其对于材质昂贵的紫檀、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来说,而事实上,这种风格和明式家具的婉约风格恰恰相悖,只能愈发突显出部分人的土豪消费心理。

每一件家具作品所融入的气息,都富有时代文化特征,家具上的每个局部,都要符合家具整体造型的连贯性,要符合它的整体气韵和艺术风貌。明式家具的四出头官帽椅,就既要展示它的舒展,又要突显它含蓄、婉约的大时代主题。这才是红木家具真正的文化意义,不是在于它用料多么厚重,有多么贵重,而是它所承载出的历史文化。